“看来这百灵魂里妖皇,应该是知道了我的天师令试炼任务,否则不可能这么巧给我送来四羊方尊。”

李白一边折好手上卐的信纸一边暗暗道。

此时他的心里,完全没有得到四羊方尊完成试炼任务的喜悦,反而感觉这桌上的四羊方尊有些烫手起来。

“姑姑在信里说了什么?”

这时白露好奇地看向李白。

“她让你们留下来。”

李白淡淡回答道,不过说话时目光依旧笔直地盯着白露,似乎想看看它是什么土地头顶反应。

“我要回去找姑姑。”

白露略微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摇了三人竟然都是口吐鲜血摇头。

“如果你姑姑没有说谎,你回去不过是送死。”

李白依旧语气平静地看向白露。

“我是姑姑捡回来的,没有它就没有我。”

千寻michi纯净而迷人

白露金鲁整个人顿时金光万丈依旧目光决绝。

“而且你不要看我姑姑表面上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其实背地里它都不敢一个人睡的,一直都要我陪它。”

它跟着笑嘻嘻地道。

“不敢一个人睡觉的女妖皇?这设定反差有点大啊Ψ。”

李白在心里笑了被安排在部落笑道。

“还讯息来看是让我去一趟峨眉山吧。”

他随即站起身来。

“不行不行,不能把太白先生你也牵扯进▓来,这是临走时姑姑特意交代的。”

白露跟着站起然后连连摇头。

“你姑姑可没你想的那么单纯。”

李白在心中腹诽了一句。

百里拂衣直接将四羊方尊送来,便已经是在无形之中将了他一军——在根本没有去峨眉山的情况下拿到四羊方尊,长安的眼☆线不可能发现不了。

而且若是峨应该是火之力吧眉山真的出现什么变故,百里妖王真的□身陨,他手中这四羊方尊就更加解释不清了。

所以就算百里拂衣在信里那么说竟然是乾坤杀阵了,他还是得去一趟峨眉山的,哪怕是装装样子也得去一趟。

“按照你刚刚的说ω 法,那袭击你峨眉山的东西应该是妖非人,而且是盯上你们峨眉妖族的妖,我人类的身份反而不容易※被发现,所以我去比你身体就仿佛一个巨人去要安全。”

李白认真地看了眼白露解释道。

他这个理由↙倒不是很牵强,依照目前种种【迹象显示,盯上峨眉山妖族的应该是某位大妖,而妖对于妖气,远要比」对于人类气息要敏感。

“可……可这……”

白露闻言一时间居然想不出什么理由反驳。。

“阿兄,我陪为我战神一族讨个公道你一起去。”

月圆㊣ 这时也有些担心地看向李白。

“照顾好家里。”

李白摇了摇头。

“你哥我要是想跑路,没人能拦得住我。”

他冲月圆笑了△笑。

“更何况,我还有这七彩补天石。”

见月圆还是一脸担心,他忽然拿出了一块七彩晶石,此时老城主的女儿,依旧封印那可是天神孕育数万年在晶石内。

没办法,为了完成老城主的遗愿,同时也让这◆姑娘早日超生,他这何林一年里都只有随时带着她。

“这倒也是。”

在看到这补天石之后,月∴圆目光中的担忧终于褪去了一些,随即“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之前在无垢城秘境中,她是亲眼见识过这补天石威力的,当时李白砸了一两天都没砸碎。

“不不不,你卐们根本不知道,那晚落在山顶那道气息有多可怕,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太白先生你去送死。”

见李白跟月圆意见达成一致,白露一下子慌了起来。

“气息可怕,并不就是真的可怕。”

李白又摇了摇头,然后直接解除隐身变化对于自身气息的控制。

一道磅礴汹心中一动涌的气息波动,随之将这房间完全笼罩。

刹那间,那白露〖周身寒毛直竖,妖族对危险本能的预感令它浑身战栗。

“这怎么可能?只是一名普通年轻修士,气息威压怎么比姑姑还要可怕?!”

它满】眼的惊惧。

因为没真正打过,所以能不能打得过女妖皇还未可知,但因为《**玄功》的关系,李白周身那一身气息波动跟○威压,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还真不比女妖皇弱怎么可能这么快。

至此,对于李白的计划,白露再也没有反〗对。

其实相比起第一次根本就无法暗中潜伏进去上峨眉山时,李白无论是修为还是身上法宝都不可同日◤而语。

修为上,一个是金丹一个是筑基。

功法道具上,当时他手上就有一柄百炼剑,最大的依仗是剑二十三。

而现在,心法《**玄功》独步天下,术法神通《天遁剑诀》修到了“逐日式”;《剑二十三》覆盖范■围达到了三十丈;《指尖雷》达到了中成境;《地行术》接近大成。

法宝上,东风飞剑淬炼到了尺五开山境;被系统炼化后的七彩天影石不但防御力惊人,还有能大范围穿梭的更别说不受伤了能力,当然就是得消耗大量灵石以及时间。

而那玄微紫№金萧,除了能够控制无垢城秘境之外,本身也是一件极其强大的速退法宝,虽然目前的李白药配合《五灵聚神◎丹》使用,但关键时刻也不失为一件保命的手段。

更不必说他还有个系统商城,虽然他最近¤氪金值消耗巨大,天阶法宝之类的买不来,两三道天阶符箓还是没问题。

总的来说,现在的便是有着一股肃杀之气他就是一个加强版人民币战士,既能々氪金操作也不弱。

所以只是面对一名大唐境内的妖物,他李沉声开口白还真的不虚。

当然,虚不虚是一回事◥,刚不刚又是另一回事,总的♀来说他这次主要的目的还是去看看情况,伺机而动,能刚就刚,代价太大就给那女妖皇带带遗言什么的。

……

翌日,午后,青莲乡官道旁。

“阿兄,我这镯子你也拿着,或许关键时候你朝这三十四件神器扫视了过去能用上。”

月圆摘下手上的昆钢镯递给李白。

“好。”

为了让月圆安心李白没有推诿,直接接了过来。

“我已经传音给了浩然跟茵茵,他们今天晚上就能赶过来,接下来你们这段时间哪也别去好好在家呆着。”

李随后冷然一笑白也对月圆嘱咐了一声。

“嗯。”

月圆当即点了点头。

“太白先生,当真……当真不要我同去↓?”

一旁的白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问道。

“我一个╱人来回更方便。”

李白笑着摇了摇头。

然后就见他脚尖一点地身形轻盈跃起两三丈,而在他跃起的同时腰间鸦九“铮”的一声从鞘中飞出将其接住。

“我走了,很快就回来。”

脚踩飞剑凌空而立的★李白转身冲月圆摆了摆手。

而后随着黑色铁棍轰然砸下一道“轰隆”破空之声响起,他整个人化作天边一道光点,消失在了金色光芒月圆跟白露的视线中。

“好快啊,比姑姑的风火步还要快。”

望着李白消失的身影白露怔怔地感叹了一句。

“人类修士何时已经强到了这般地步?”

它跟着发出了疑问。

“白露姐姐,我们回家吧。”

一旁的月圆只是嘻嘻一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直接拉着白露回命啊家。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