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横决定向仁王举荐一下禁牢中的刘老头,这不止是一时我起了贪心,眼馋对方术法的缘故,同样,也是给如今的仁王送去一㊣个助力。

仁王如今的情况,是》空有地位,而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他现在需在这下三天或者可以威风一世要的,就是赶快搭建起自己的班底,这样他才能够在王都之中更好地立足。

张小年目前算是仁王麾下的←一个不错的手下,可目前的他不管是实力还是其他方面,都没有成造化长起来,还不堪大用,邹横自己,情况就更不就在两人想要动手搬李冰清身躯用说了,这时候如果能够↑招揽到一位厉害的方士境界的术士,对仁王的帮╱助,会比想象之中的更大。

仁王自108己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在邹横来之后,将这件事情一说,仁王只是♂稍作思考之后,就立即同意了,并且眼观八方也没有多耽搁,很快就去运作这件事情了。

邹横今天去了禁牢,仁☆王自己也没有闲着,他去拜访了他母亲的家族,重新』与之取得了联系,勉强算是在王都之中有了一个助力,虽然短时间内可能也帮不上太大的忙,可这种事情上还是能够搭把手的。

刘老头的事情,说严重也⊙严重〓,要说不严重的话,那也可以操作,换做其他人的话可能会比较麻烦,甚至因此引火上身,可这个人是↘仁王,结果就不一样了。

大约过了三四天∏的时间,邹横就得到了消息,仁王一番这声音充满了懊丧运作之后,禁牢中的刘老头,已经有了被放出来的希望,不过并没有直接将对㊣ 方身上的罪洗干净,将对方放出来的名目,其无不拿出了压箱底实是让其将功折罪,一边为仁王殿下效力,一边调查●之前那些袭击仁王的人。

有这样的一番名目之后※,也就不用担心对方放出来之后,突然之╲间又反悔,不加入仁王的麾下。

这还有要特意提一嘴种事情不是没有可能发生,甚至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之中,这样类似的事情发生的不在少数,所以,不要太高估了一个人的节〓操,有些事情还是提前防备一手比较好,这样尽管面子上不太好看,可双方的利益并不会受损。

仁王的院子ξ 中,邹横正在一处不被人¤打扰的地方练习着法,在他的身体周围,以及不远处的墙卐角,已经堆了大小十多个形状不太规则的土球,这都是他练习滚石术原本我以为距离并不会影响我们弄出来的,这些土球的体积比之前邹横练习的时候明显大◇了一些,可威力和之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提升。

虽然威不屈力没有多大提升,但是对于这门术法的掌握,邹横明显是有着▓不小的进步的,不过ω到现在,这门术法他还没有掌卐握到精通的程度。

换做是他修行覆影术的时候,专心致志地修炼这么长时间,早就应该达到精通的程度了,已经向着得其真意的境界开始努力了。

温馨Ψ 怀抱的邻家少女

虽然□ 修行的速度,比起修炼覆影术的时候慢了不少,但邹横现在的这种术法掌握速度,其实才算是正常,甚至已经能够算做是快▅的了。

正在邹横专心的修炼着滚石术,不断提⊙升着自己对于这门术法的掌握的时候,他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邹法师!”

来的人是仁王,他出声叫了一大家也登陆一下自己下邹横,在邹横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看向他的时∞候,仁王这才继续上前,走到了邹横的身边,笑着这本书开口说道。

“打扰法师了,本王已经将刘老ζ 的那件事情办妥当了,现在可以从禁牢中,将对方带出来♀了,所以我想请法师和我一同走一趟,将刘若是落在自己手中老带出来!”

邹横闻言,立∑ 即点点头说道:“如此,恭喜仁王殿下,我这就和仁○王殿下走一趟!”

仁王现在显然也很开心,自己麾下能够多出一位高手,所以在邹横答应了之后,很快就拉着邹横一起出门了。

两︽人出门之后,就和保护仁王的那两位术士一起,一路〗前往了禁牢。

就在两人出门之后不久,这个属于仁王的院关怀子外,就来了一ㄨ群人,为首的是一个年轻人,打¤扮得非常华贵,行为举止也似乎比较有教养,可身上总透出一那男人英气逼人种轻浮的味道,让人感觉他这个人,有些像那种纨绔子弟。

这群人来到仁王的◣宅院后,其中一个人上前敲门,等到院子之中管事的出■来之后,就向管事的说明了来意。

“我们是陈国公府的,今天我家的二少爷特地来拜访仁王殿下,你去通传一声!”前去叫门的那名ㄨ仆人说道,事情虽然做的没有什么过格儿的地方,可是说出的话却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那名管事的闻言,有些歉意的笑道:“原来是陈№国公府的二少爷,这个,有些不太巧,仁王殿下不♂久之前刚刚出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人出去了,去哪儿了?”那名在浓密上前叫门的仆人还没开口,感觉有些轻浮的陈国公⌒ 府二少爷就立即开口问道。

“仁王殿下去哪▓→→,这个小人还真不知道,不过殿下是和府中的一位法师一起出去的,应该是有正事要办,您看您是要进去等一↑下,还是嘱咐小▽人几句,回来之后帮您转达给仁王殿下。”管事儿的少女负手站在墙壁上挂着继续陪笑说道】。

作为在王都生活的人,他可是知道陈国公府的这额位二少爷,的确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主,虽然算不上什么纨绔子弟,可也做过一些『荒唐事,他这个做下人的惹不起,所以态度要尽量的好。

那位陈国公府的二少爷考虑了一下,然后抬脚就向着◥院子内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着管事的说道。

“本公子今天来找仁王殿下有事,就先在府上等一等吧一时间,仁王不在,你们府上有没有一个当家作主的人,去通时间顶多十分钟报一下吧!”

“这,您稍候,小人这就去通报!”管事的□听到对方这么说,立刻就⊙想起府中还有王妃也在,这也算是能当家作主的人,应该去通报一下本就没什么人经过。

虽说平日里这位王妃不怎么露面,性子很喜欢安ㄨ静,都是一个人独∩处,可这时候有客身后依然是丧尸人上门,仁王又不在,好歹应该知会一下。

就这样,管事的一边招呼着◥陈国公府的二少爷,一边让人去通知王妃,甚至担心王妃不知道陈国公府◣二少爷是一个怎☆样的人,还让去通知的人,将这位二少冥神达斯爷的一些事迹告诉了王妃,请她来之后务必好好的招待。

在管事的差人ぷ去请王妃之后,过了好一阵子,陈国公府门开着的二少爷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王妃这才出现在了几人的面沉默了一下前。

王妃一出现,管事≡的就赶忙向其介绍陈国公府的二少爷,又笑着向陈国公府的二少爷说道:“这位就』是王妃,你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当然更加是刻意而为吩咐我们这些下人,就直接和王妃说吧!”

陈国公主的二少爷闻言,微⌒ 微点点头,看着眼前好像有些局促不安的王妃,眼中却突然闪过了一抹好奇异色。

他挑了挑眉头,先是对着王妃行了一没有直接去找回场子礼,朗声开口●道:“陈国公府陈乐,见过王妃!”

“见,见▽过陈少爷!”王妃有些不安的还了一礼,声音有些小,就仿佛是有些心虚,举止和动作也充分表现出了她内心的不安。

看到这幅样子的〗王妃,陈乐感觉大为有趣,同时,本来就没有怎么强行将九峰一园合并一处把仁王放在心上的他,对于还没有见到的仁王,心中更加也认定了这一点看不上了。

王妃是这种♀唯唯诺诺的模样,那仁王会是什么样子,想必也差△不多。

思维再往深处想一下,对方对于在齐国做了多年的质子,想必在异国他乡,也是委曲求活下来的,应该就是这种▂唯唯诺诺的性格才对。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陈却引来了其他路过行人乐看着王妃的目光,瞬间又多了几分戏谑,声音有些轻佻的开口道。

“听说王妃在齐国↘,是一个舞姬,看∩着果然有几分姿色,我在此等候仁王,甚至无聊,王妃是主人或者是你家,可否献舞一曲,也好消磨消磨时间!”

他这句话》一出◥,王妃身体猛然之间轻轻的颤抖起来,一旁的管掌舵人事的闻言,也瞬间脸色大变,这种话说█出口,完就是←调戏加挑衅,这还是在别人的家里,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

陈乐在话说出口后,也知道自己自己稍微有些过分了,不过他也没往心里去,一个刚刚回国的仁王,他即便话说的︻过分了些,他又能拿自己有什么办法,况顾独行猛且他现在人还不在,到时候回来说起这件事情,稍微道∮个歉就可以了。

一想到这里♂,他看着王妃又继续开口道:“怎么,这就是√仁王的待客之道,客人在这里等着,主人家就是如此招待的。”

说完之后,他又轻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唉,到底是从齐国回来●的,在别的国家那么久』了,不知道我禹国的礼仪,你身份低微天地同化不怪你,仁王殿下那里,等他回来之╳后,一定要好好〓和他说说!”

话音落下,他又看了一眼王ξ妃,然后轻轻的︾摇摇头,好像是有些惋惜,接着就坐到了日方椅子上,端起了桌上的茶,翘起二♀郎腿,悠闲的抿∏了一口。

站在这件事说不麻烦我们又解决不了那里的王妃,那时候身子却不发抖了,只是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已经将▓自己的嘴唇咬出血了,然后,她抬起了头,用一种很漠然的◥声音吐出两个字。

“我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