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周二,十五点█二七分,帝都。

“飞机已经降落到首都机场,室外气也不指望你有什么特别温二十七摄氏度,飞机正在滑行,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请先不要站起或打开行李架,等飞机完全停稳后,在解开安全带…….”

飞机停稳后,陆泽起身想拿起带上飞机的小件行李,刚拿←到手里就被王梓萱抢了过去,她个子不高,摸不到行李两人慢慢地地想着那妖兽逼近着架,只能等陆泽拿下来再抢走。

陆泽无奈,作为男人,他◣很不习惯让女孩帮他拎东西,而且还是个身高一米五,四肢短小没有任何的女孩,可王梓萱就是死犟,不让拎都不暗行,万幸这次只在帝都呆两天,没带什么东╳西,刚拿下来的小包也不沉。

取完行李,在机场门口驻足,不大一会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陆泽面前,刘斌下车给陆√泽拎起行李放在车上,陆泽打开车门上车坐好,车往预定的酒店驶去。

刘斌等会再拿你是问提前一天到的帝都,先去荣创集团帝都的分公司借了车,后台大,连车都不用租,集团★全是车,打脸皮比城墙还厚声招呼直接开走。

“梓萱,把书给我。”

拿过书后,找到之前夹着的书签,陆泽把座椅位置调到舒服的角度,开始仔细的▃,刘斌看了一眼后视镜,把音乐关了。

“没事,有点音乐挺好哪一个够坚硬的,换首安静点的就行。”

一个小时后到了酒店,陆泽抻了个∞懒腰,这几天给他累**的够呛,身体累,心也累,昨天总算是把《法医秦明》的合同给△签了。

当然,片酬也没给多少钱,税后三十万,一集一万五,这就是公司的给出的价格,陆泽『也没拒绝。

毕竟是公司自⊙己拍的,算是公司的资源,依体术也还不错旧投给了陆泽,给的少点又能说什么呢?况且@剧组也不宽裕,不然也不能给这么︽点。

清爽萧雨纯真迷但是所使用人

这个钱就不走公司的分成了,是直接报给陆泽的,陆泽签完合同之〓后,直接@ 打到他的账户上,现在已经到了。

不过等到开拍还需要一段时间,因为这边才刚刚立项,演员的选角和剧组的筹备还没◣有开始呢。

据说过几天就要有一批新的演员来面试了,到时候韩晨会在里面选角,肯定是为了能找演员便宜一点。

而新人演员╲肯定是同意的,只要有戏拍,给多少都巴↘不得的拍,这样公司也很满意,算是决定就是他自产自销了,如果新戏能火,不说→火翻天,就算小火一把,也可以省掉很多投资。

…….

下了车,陆泽住的是一个三星级的豪华房,而刘№斌和王梓萱也住在这家酒店,不过是标间,公司给报。

回到房间,陆泽刚想躺下休息一会,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陆泽接起不待千叶蛇把话说话来,是蒋文姝打过来的电话,看来ξ想休息都休息不成了。

“喂?文姝。”

“泽哥你到帝都了吗?”

“嗯,我刚到的酒店,什么事?”

“出来吧,请你吃饭。”

“我有点累了,先不去了,明天吧,明天发布会结束了我♀请你行吧?”

“别啊,大哥够意思哇!我菜都点完了,想着找你喝点呢,快点快点,我在春这时候芳园,菜都点完了,先挂了,等你吧。”

叮咚一声,陆泽翻过手『机看了一眼,她已经挂了,得了,还是去吧,都说道这么叫了,不去也不好。

换上一∮身宽松的衣服,带上新买的黑色鸭舌帽,陆泽也︽没找刘斌,自己下了楼,查了一下春芳园的位置,离的还是挺远的,就〓随手打了个出租车。

帝都的司机也不是都挺能侃的,至少陆泽坐的这辆出租车,司机就挺沉默朱俊州丝毫没有紧张的,可能是外地人?反正一路上陆泽不说话,他也不说话。

“兄弟,前面堵车好了了,春芳园就在前面,你去人行道上往前走,大概几百米╲就到了,就堵成这样……估计我开的还没你走的快呢。”

陆泽打量了一眼,确实〒是这样,往前看了→一眼,车堵的一眼看不到头。

“行,微唯唯诺诺信给你吧。”

给了钱,下了车,翻过人行横道的护栏,陆泽再导航一下,确实离的已经不远了,也不用拐弯,就慢慢悠悠往前走去。

“别开了!大伙儿让开※点!不然救护车都进不来了!大伙让一下嘿!哥们!还成吗!坚持住啊,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陆泽扭头我喜欢一看,马路上一辆轿车跟一个suv撞了,suv有一块很大的破损,而轿车前脸已经全撞变形了,看样子挺严重的。

一个膀大腰换,剃着光头的大汉额头带着血,趴在轿车的驾驶座车门上,对立面大声呼喊,看样子,轿车车主还在车里,而他应该是suv的车主了。

“有医生吗?有大夫吗?护士也行啊!他淌血呢!有会急救的爷们儿抬抬贵手吗?”

看大汉焦急的样子,估计是他的责任,但又挺有良心的,轿车∞车主貌似受伤挺严重,遇见个没良心的,还巴不得轿车车主死呢。

陆泽只是看看,他又没有能力掺和这身体给击穿事,他在系统中模拟过医生这个职业,但是【专业技能他都忘了,还别给他们帮倒忙了。

目光收回,陆泽选择离开这里,刚走了两步,突然感觉脑子有些晕,像是困劲儿上来了似的,但又比困意迅速↑多了,身子已经没了力气,一把扶在人行横姑娘就要给杀了太可惜了道的栏杆上,看了一圈自己的身子。

“怎么这〗么困?谁拿麻醉枪打我了?”

这是陆泽的第一个想法,也是最后一个,之后就扶着栏杆睡着了…….

猛的睁开眼睛,大长腿一抬∩,立刻翻过栏杆,陆泽是朝着肇事的方向跑去,围观的人不少,都被他给推开,挤进了现场。

“起来。”

推了一把大汉,陆泽看了看车门,还能打开一半,够用,先跑到另外一边把车给熄灭,然后拉上手刹。

回到驾驶位车门外,陆泽不敢动安全气囊,观察到大腿内侧有出血,但万幸不是大动脉破裂,只是往外涌着血。

陆泽单膝跪地,用手指按压法止血,目光望※向这个大汉:“有绷带吗?长绳也行,算了,安全带剪下来ぷ就行。”

拿着安全带对折一下,在出仿似根本就没有收到血口近端绑了止血带,出血量顿时小了不少,目光再【次往下移,车主的小腿胫骨也骨折了。

车恶心后座有个小脖枕,陆泽拆下来塞在车主两腿之间做衬垫,用安全带把伤肢和健肢固定在了一起,先用8字型固定踝关节和←脚,再分别依◤次固定大腿中部,、骨折部位近端和远端,在健康的腿那边打了个结。

“先就只能这样了,其他的地方有安全气囊顶着我也■不敢动,你就盼着身上№没事吧。”

陆泽目光平淡,望向大汉,这就是违反交通法的代价,这人估计残是保证残了,死不死得看命,死了赔钱,残了养人,这就是〗代价。

“谢谢大夫…….”

大汉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脸红脖子粗男人示好的对陆泽道了声谢。

“水递给我,我洗洗手。”

路过的人拿着矿泉水给陆泽洗了洗手,随后陆泽转身要离开。

“哎!大夫你不能走啊!”

“人别碰,等救护车吧,这不已经听到铃了么?我还有事,先走了。”

大汉◆其实不想让陆泽走,但救护车已经来了,他慌◎的厉害,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这么放陆泽离开了,其他人更不敢瞎掺和让出一条道,陆泽】翻过栏杆,离开了肇事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