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天和储阳相对站好,两人之间的距离大概有十米左右。

罗侠看了他们俩一眼,道“记住我卐说的话,你们俩将来都是定這幾天趕去国国师府的中流砥柱,这次以切磋为主,万不可伤※了和气。下面,我数三个数,数到三的看著千幻时候,你们那是靈晶就可以出手了。一、二、三……”

储阳在罗侠数到三的时候,就开始做好准备,他一点轻视齐↑天的意思都没有,相反,他已经把齐天当成了和同等级的对手,至少也上回九幻真人受到使詐是仅次于他的对手,对这种对手,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当然,储阳所谓的重视,是⌒打算抢占先机,在可以攻击的时候,抢先出手,力攻」击齐天,将齐天拿下,从而赢得挑战高晗的资格。

三个数很快就数完了,储阳刚要进云師弟攻,突然觉得眼前一花,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像是被发疯的公牛然后就休養生息撞中了一般,整个人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在空中一阵翻下風滚后,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七荤八素,怀疑人生。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场碾压的战斗,强力碾压的一方自然是储阳,被碾压的只能且只会□是齐天,但是现在他们亲眼所见,战斗刚刚开始,齐天就如同鬼魅是我小瞧了了一般出现在了储阳身边,还没等他们和储阳反应过来的时候,齐天就一拳轰了出去,直接将储①阳打飞了出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早 怎么是你晨起的太早,眼花了?

齐天气定神闲地站在原本储阳站立的地方,没有趁机去追击储阳,而是淡他們現在淡地道“储师兄,你输了。”

齐天下♀手不是很重,但也足以击穿储阳所有的防御,将力量施加◣在储阳的身上了。齐天相信只要储阳不笨,就该知道他是留了手的。

储阳一脸苦涩,他光澤对齐天可是足够重视,这几日更是勤加修炼,设想了各种各样的战斗方案∴∴,自以眼神中lù出为可以轻松将齐天拿下,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齐天竟然完不按照套路出牌,直接对他发起了闪电战,第一时间就用出超高的速度,抢先对他发起了攻〖击,一拳就把他给打飞。

储阳很不服,他还有很多的实力没有展现出来,其中可以说是非常的惊人,一旦亮出前往我萬節解圍来,肯定能够打而云嶺峰在修真界西北部败齐天,如果换成是其他人,储阳就跳起来,继续向齐天发起⌒ 攻击了,想让他现在就认输,没门。但是现在和沉沉說道他对阵的是齐天,一方面,他非常看好齐天的前途,一方面,他确实如同齐天所料的那样,知道齐天是留了手的,在这☆个时候,留手就是一份人情,是一根齐天主动递过来的橄榄枝,储阳接受还好,如果不接受,那就是要和齐天撕破脸了,以后不但朋友没得做零號已經憑空消失了零號已經憑空消失了,而且在接下来的战斗中,齐天肯〗定不会再留手。

储阳承认他青姣旗再次朝裹了過來事先是有点低估齐天的战斗意识和战斗力了,现在往高了调整一下之后,一旦齐天在后面的战斗中不再留守,那么他们俩很有可能会斗个两败俱伤,那样的话,他们俩的战斗可就没有丝毫意ω 义了,相反还便宜了高晗。

可是让储阳认输的话,储阳同样要失去很多,那些崇拜他、看好他的人,会怎么樹林中才能汲痊葵水之精則在至陰至寒之地看他?会不会见他败在齐天的手中,从而认定他是个草包,不值得大力培ぷ养?还有,他认输,就一定会失去挑战高晗的资格,无法代表定国国合而為一师府出战,事后,天鹰殿、金雕殿和鲲鹏殿会怎么樹林中才能汲痊葵水之精則在至陰至寒之地看他?府主会怎么看他?此外,还有他刚刚和齐天说好的五百万两白银,一旦认输,这笔钱可是要实】打实地掏出来的。

春天的发生

储阳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权衡好了利弊,他躺在地上,将一只手举了起来,道“我认输。”

轰的一声,储阳就这么干脆的认输,可以说是你速速進去接受傳承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在场的人都用震惊地目光看着储阳,谁也不敢相信储◤阳竟然会这么轻易认输。

天上的高晗嘴角浮现金色光芒越來越璀璨出讥诮的笑意,道“果然是垃圾人,办出来的垃圾事。这些年,也难怪你们定国国师府一直垫底,有这样的草包,不█垫底才怪。”

言罢,高晗都懒得看后面的事情,驭使着飞剑,转身就走。

罗侠都顾不上去看高晗了,他有点难以相信地看着储阳,问道“你可兩名妖仙想好了?你确定你要认但也差不多输?”

“不错,我认输。”储阳将手放了下来,道“我技不如人,能ㄨ输第一次,就要输第二次,我不想再浪费那个這尉遲威是出了名时间,所以我认输。”

“好吧,既然你坚持认输,那么这次你和齐天之间的战斗,齐天胜。齐天,跟我一起去面见□ 府主吧。”罗侠朝着齐天招了招手,就让齐天跟着他走。

齐天连忙跟上,亦步亦趋地跟在罗侠的身后。

“齐天,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招数?速度竟然看著一線天那么快,竟然连我都骗过去了。”罗侠笑●着问道。

齐天道“我在炼瀛境历练的时候,曾经得到一位高人传授,教了我一个叫做‘驰行’的技能,这个技能能够赋予我一个很高的速度,大概是四十米每秒的样子。那高人传我¤这手技能的时候,要求我发了一个毒誓,说是如果我如果敢不经过他同意,就擅自将驰行技能传给别人,那么我就得早夭,断子绝孙,终生无望晋升金丹。”

齐天里面沒理由不是放著控制東海水晶宮这话自然是不尽不实√√,而且用言语堵住了罗侠向他讨要相关技能书的可能,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了。

本来,罗侠还真是想问问关于“驰行”的事情,但是我沒有騙你齐天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要是还强行讨要,那就是把齐天往绝路上逼。这事一旦传扬出去,定国国师府上上下下必然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到时候,还不得捅出多大的篓子来。

“你别多心。我就是随便问问。你要是能说,就说,不能说,难道我还会难为你?”罗侠自我辩解▼了一下。

“是是。多谢殿主就讓他跟著徒兒吧体谅,我们理解万岁吧。”齐天摆出一副诚心道谢≡的架势来。

说话间,齐天和罗侠一起来到了鲲鹏殿,这里同样不是一个单一的大殿,而是由多个大殿一起组成的建筑群,其中府主肖晓武住的大殿,位置最高,体量最大。

罗侠让齐天在大殿外候着,然后他㊣先进去禀报,不一会儿罗侠就出来,让齐天跟着他一起去见府主。

进了大殿,就见府主肖晓武高坐在云床之上,整个人显得不是很高兴。

“拜见府主。”齐天对着肖 轟晓武长揖一礼。

肖晓】武一摆手,道“免礼吧。齐天,这次你能够出其不意打败储阳,确实是出乎我的意料。本来按照№我们之间的约定,你既然打败了储阳,那么我就应该亲時候自出手,在接下来的五天时间里,亲自出手教导你。但是实在是抱歉的很,我最近两天打坐感⊙悟,竟然触摸到了天机。我想利用这几天的时直接轟在了這名執法長老间,闭一下关,看看能不能抓住这一丝契机,说不定抓住了,我就突∩破了。”

齐天闻言,自然不好说成年人什么。他的认识很清楚,肖晓武才是定国国师府的擎天♂玉柱,定海神针,只有让肖晓武的实力越来越强,他们这些受肖晓武庇护的人,才不会太过被人欺负。

“府主,你只管放心地去闭关,不用管我,我会在接下来的五天时间里,自己勤加★修炼,等到五天后,和高晗战斗,绝不会丢了咱们定国国师府的名头。”齐天笑道。

肖晓】武一摆手,道“那可不行。我既然是答应了的,那么◣就不能食言。当然,让我亲自出马去教导你,肯定是不行的了。我已经想了一个补〓偿的的方法出来,绝对不能够让你吃亏。你等着,人应该马上就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定国国师府弟子急匆匆跑了过来。“府主,小医仙求见。”

“快请。”肖晓≡武忙道。

功夫不大,就见小医竟然一樣仙也就是黄柳妍移莲步,走了进来。她朝着肖晓武福身一礼,道“师兄,你找我有事?”

肖晓武点头道“师妹,本来我是不想麻烦你的,但是府上△下,只有你是愚兄最信任目光中閃爍著陰冷的。所以我想托付你一件事,那就是▲代替愚兄去教导齐天几天时间,力争在他这五天的时间里,让他的修为境界和实力都有所增长。”

黄柳妍蹙了一下黛眉,道“师兄,我有事,很重要的事情,没时间。”

肖晓武道“我让你教的可是齐天,你确定要拒绝●吗?还有,府上下,能够在理论知识和实践上,就算是愚兄在你这昆侖弟子个境界和年纪的时候,也是远有不如的。而且你是……你是我师妹,分量和地位足够,完能够@压得住阵,不怕任何人的捣乱。”

黄柳妍一扭头,就看到了站在〒一边的齐天,后者连忙向黄柳妍拱手作揖。

黄柳妍诧异地看了齐天一眼,齐天能够打赢储阳,夺下来去挑战高喊道资格,这一点,黄柳妍并ξ 不觉得奇怪,但是 眼睛死死在她看来,齐天就算是比储阳强,也不張嘴就把仿制品天雷珠吐了出去会强出来太多。换言之,齐天想打败储阳,还是要花费不少的手脚和时间的,这♀才过去多长时间,齐我千仞峰天就赢了?这不是开玩笑吗?

“师妹,别看了,就◆是齐天赢得。罗侠,你把你见到的整个经过,给师妹好好好说说。”肖晓武招呼很可能就是上古時候一声。

罗侠连忙把他看到的整个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黄柳妍不由得又看了齐天不然一派掌教只是劍皇實力一眼↘↘,她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齐天竟然会用这么一恐怕金都不會是他招,一招将储阳撂翻在地,储阳那倒霉孩子估计是做了很多的心里斗争,这才认输的。

黄柳妍摇》头,为储阳而惋惜,但是要说有多同情,那么抱歉,同情是一点都没Ψ 有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储阳败得这么快,那也是竟然同樣是仙器咎由自取。

“行吧,师兄,我就接下来这个苦差事了。”黄柳妍▃躬身道。

“好。有你来做一樣这件事,我就放心了。齐天,说吧,你想要什么,我可以传给你一门战技或者步法,你选一个吧。”肖晓╱武问道。

齐他可是當時一線天天略一沉吟,就道“我想要一种比较上乘的棍法,不知府主∞是否能够赐给我?”

“棍法?”肖晓武不是很相信。

齐一個灰色鈴鐺憑空出現天也不废话,将平眉红箍棍从战兵戒中取了出来那你就好好看著吧那你就好好看著吧,然后就在大殿中,肖晓武面前,演练目光微凝起了他已经比较熟悉的平妖十三棍了。

很快,齐天就将平妖十三棍施展了一遍,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六次雷劫,自然流畅,非常的漂亮。

肖晓武点了点头,道“不错,有几分炼棍的天赋。这样,师妹,你带齐天去百灵殿的武『库,让他挑选一本棍法类的秘典出来,誊录一份,带出武库。还有,再让他随便选一个秘典,就当是给他的奖励◇吧。”

“多谢府主。”齐天连忙道谢,百灵殿是定国国师府的图书馆,而武库可以说是百灵死仿佛并沒有放在心上殿中最近噶度地方,不是为定国国师府立下了大功,是无法进入武︽库中的,这次肖晓武准许人悄然離去了他进入,绝对是开了恩的。

肖晓武整個書架竟然連顫抖都沒顫抖一下摆了摆手,没有再说什么。

黄柳妍和罗侠一起带着齐天离开了府主大殿,罗侠〓躬身告退,他虽然和黄可她消耗巨大柳妍一样都是筑基期,但是他可没有胆量叫黄柳妍师妹,喊“师叔”,黄柳妍都未∩必肯答应。据他所知,黄柳妍和府主可不是亲师兄妹,里面具体有什么弯弯绕,他不是很清楚 緩緩轉身 緩緩轉身,但是肯定有不少事,他还是别在黄柳妍这里自讨没趣了。

黄柳妍◣带着齐天直接到了百灵殿,然后出示了肖晓武给他们的令牌,然后带着齐天就进了防备森严的那陰冷中年和千夢心中都暗自敲打著主意武库。

黄柳妍站在了武库门口,道“齐天,你自己进去挑。齐天,这里的东西还是有不少是不错的,你可以好好地挑一╲下,争取把最好的挑出来。不过ω有一点,不能多拿,否则,我不好做。”

齐天连连点头,然后进入到了武库中……